【二百四十三】.爱的琴音

小说:灵契之一伴三生 类别:灵异小说 作者:風灵楚韵 字数:2755

想开以后,并没觉得这血肉模糊的手臂有多恐怖,反而为主人的悲壮举动而感动。豁然睁开眼睛,双手郑重地托起手臂,带着崇的心情,似乎在做一件庄严神圣的仪式。在这一瞬间,手臂有光彩,散发着青蓝色的光芒,接着化为星星点点,与此同时,一个金黄色的类似圆的神器出现在众人面前,只是它不同于正常的圆的外围是内凹的。伴随着圆神奇的出现,这一只残缺的手臂完成的使命,彻底消失,神器自动落入的手中。

“这是?”呆呆地看着这个有些奇葩的神奇,出神。

“这是太古八大门派之首的太微派的镇派神奇!”贞元肯定地说道。

“我数学学的不好啊,这圆干嘛用的?让我们去测量进入恶源的角度吗?”看着神奇发愁。

“嗤……太可爱,才不是用来测量角度的呢!”贞元故意卖关子。

“那是干嘛的………画圆圈的?”马行空地想着,这么说

而顺者,也!这中暗藏玄机,只要它没事,纵使再大的毁灭打击,其七大门派的镇派之宝不会消亡!俗话说,无律,不成方圆,这是偏偏道而行,成全意!”素月面上带着些许的欣慰,如此真善良,对神器也是一笑置之,这神器到手中,至少不会被歹人利用。

哥哥,恭喜!获得这神器,既然选择的有缘人啦!”轩辕灵双手抱拳,面带笑容。

“那条手臂的主人舍生忘死,拼命守护,是为这个,可见的意义之大!可是,我不会用啊?”无奈地摇头说道。

“舍命守护着,不光只是那条手臂的主人,是在八大门派被灭之际,所有人联合把封入的手臂之中藏匿。然后趁着打斗之里机,壮士断臂,掩人耳目,全保,痛栽,悲哉,壮哉!”贞元深情悲痛,毕竟那都是守护正义而牺牲的鲜活的生命。

“额……这是不是眼神不好使?我们这几个人之中,数我脑子最不好使,选择我干嘛?”觉得自己辜负那些牺牲的正义之士的期望,很是内疚。

“缘分这东西很是奇妙,选择,也是缘分使然。,莫要妄自菲薄,不是脑子不好使,那是大智若愚!”端木熙贴心地安慰道,也明白的内心。

“嗯……那让哥用大智若愚来破解的秘密吧!”有端木熙的鼓励,信心十足,仔细打量起不熟悉的神器圆起来。

成凹形的半圆,中心圆的位置有一个太极,一金一白一阴一阳,只不过是时针倒转,若是跟着太极的方向走。不觉得这是转。感觉心中的某根弦被触动,一向不怎么思考的,深思熟虑起来,“哈………我明白,正常情况下,我们判断正,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的,把自己当做标准。若是我们本身中,那是顺!中有顺,顺中带欢欢呼雀跃地说着。

“好一个中有顺,顺中带是修正大道,范秩序而生。有它,我们进入恶源也容易多!”贞元对赞誉有加。

,开启,需要两名具备道体、道心、道源之力的人,用信念启动!”素月严肃地说着

“想来,这选择的原因。和端木的身世,月儿告诉过我!选择们,是最好的宿命!”贞元真诚地说着。

“道源,我和合并是道源之一,灵儿是其二。我们三人刚好可开启,去众恶之门!”端木熙立马心领神会,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做。

“我是好奇,既然需要我们三开始。为啥选择我呢?”纳闷道。

“我们三人同心同德,选择是选择我们。而对死尸的恐惧,只有才有,这是在帮战胜内心的恐惧,让的内心更加强大,无所畏惧!”端木熙和轩辕灵对有感应,而的光泽也和们的力量相辉映,聪慧如斯,们当然知道其中的奥秘。先让参透机,从而激发的大智慧。

“原来如此!那以后有好吃的,我一个人吃,是不是代表们也吃。所以……们不用和我抢着吃啦?”无限延生的思维。

“………”端木熙表示对的神逻辑无言以对。

“哈哈………哥哥,我们不是在和抢吃的,实在帮分担啊!”轩辕灵神神秘秘地说着,灿灿然一笑。

“哦?………何出此言”好奇心大发,想看看这小家伙又想出什么鬼点子。

“一个吃货,不是光吃出数量,更要吃出质量。我们在量上帮消灭一部分。这样可以更好的在质上面升啊!”轩辕灵一本正经地说着。

“灵儿,哥服!区区一个吃,都能说的如此高大上,膜拜中”一脸的傻笑。

膜拜哥哥,膜拜我,哥哥会吃醋的嘞!”轩辕灵打趣道。

“才不会,普之下,和我亲近,熙不会吃醋的,唯独灵儿一个!”摸摸轩辕灵的小脑袋,肯定十足。

“熙………灵儿,准备好吗?马上我们要开启举过头顶,和端木熙现在神器中心圆的太极一侧,轩辕灵现在另一侧,顿时整个为顺。

“玄这家伙怎么晕这么久?一会儿要去恶门。这样会很危险的呀!”贞元看着趴在素月背上,故意均匀、双目紧闭的玄,有些担忧。

“有我们保护,应该没事儿吧?”素月询问道,她对恶门有所解,但是未曾深入,贞元涉猎诸各界甚广,问准备没错。

“当然有事啦!众恶聚集之地,危险度不言而喻。而昏迷的人意志很薄弱的,万一被恶灵趁虚而入,那糟糕!要么走火入魔,要么松永远醒不过来!最糟糕的是神魂惧灭!”贞元眉头紧皱,十分忧心的样子。

“那可怎么办?我要怎么做,才可以唤醒玄道友呢?毕竟,昏迷,多少也有我的原因在里面”素月一想到玄因为自己的请求,才不顾晕血症来打开通往太明山内部的通道,懊悔不已。

其实在出现的前一刻,只不过不愿意离开醒来和素月回到陌生的状态,于是继续装晕。然而看到贞元这么吓唬素月,当然不为爱妻打抱不平啦!使劲地朝贞元使眼色,眼神示意道:“贞元。悠着点,这是我媳妇儿,月儿的妈妈!吓唬坏会收到双重暴击的!”

“有本事咬我啊?我爱怎么说怎么说”贞元无视玄的暗示,也用眼神交流,还击。然后一副好心地对素月说道:“爱,一切都是爱的力量。玄因为爱,愿意忍受晕血症的痛苦。那么,用爱来唤醒!这样才公平啊!不会最不喜欢欠人情吗,这不正好这个人情”

听得心花怒放,用唇语说道:“贞元好样的,继续呀!用爱的亲亲”,从没想到过,最佳损友贞元有一会这么给力,如此助攻,太阳要从西边出来

“爱来唤醒……这个,具体怎么做?”素月眉头微皱,问出这个很尴尬的问题,她真的很想快去还玄这个大人情。

贞元看到玄的唇语,一副我什么都懂得表情,“用爱的……琴音……音音……哈,我知道,是一首关于爱的音乐。听到以后,会苏醒!”

“爱的琴音?这又是何曲?”素月面露难色。

“亲亲……”玄见到贞元没猜到要表达的意思,干着急,不停地用唇语重复道,是亲亲,是亲亲。

“啥?………亲亲……,是亲亲吗?”贞元眼神朝着玄探寻道。

“嗯………嗯………亲亲,是爱的亲亲!”玄因为太激动,不自觉地喊出声。

“亲个大头鬼!无赖本性,流氓本质!那和大地好好亲个够!”素月恼羞成怒,重重地把玄扔在地上。

“哎呦,素素。这是谋杀亲夫啊,我快被摔成两半!”玄躺在地上鬼哭狼嚎道。

不是还活着嘛?哪门子谋杀”素月径直走向轩辕灵,不再看玄一眼。

“嘻嘻……素素居然没反驳我是她亲夫”玄坐在地上傻笑。

“兄弟,脑子摔傻?素月都走远,还痴汉笑呢?”贞元扶额。

“这不都怪,我暗示的那么明显。搞出什么爱琴音。害我被素素冷落,说……以后咋办吧?”玄双手忖,一跃而起。

“我也是一片好心啊,猜错用意怪我喽?地锁喜欢弹琴啊,我猜琴音有错吗?”贞元一脸无辜。

“难怪光棍这么多年……对着心爱的人,只是弹琴吗?”玄无语问苍

“不喜欢的,我还真不给弹琴听”贞元把玩着手中的折扇。

啊,我为啥鬼迷心窍。还以为能帮上大忙!作孽呀”玄一个大白眼。

“师傅,爹爹,俩别斗嘴啦!快过来,已经被我们开始!马上要去众恶之门”轩辕灵催促道。

“好嘞!”玄和贞元暂时“冰释前嫌”,不约而同地答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