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草莓牛奶

小说:今天也在醉奶 类别:校园言情 作者:落落小鱼饼 字数:2554

回去的路两人不走沿海公路,一方面是市区还是快一些,另一方面,也不想让苏见再看见大海什么的。

一直不想告诉苏见,其实自己认识,见过,甚至还很熟悉

苏见那时候还很小,甜甜地喊人鱼哥哥……

“阿,阿?”

“嗯?”

反应过的时候,苏见指指前面:“绿灯啦。”

“抱歉。”连忙带车起步。

苏见手握安全带,踌躇一下轻声问:“没事吧?”

“……没啊,什么事儿?”转过头笑笑。

“……刚才压一次实线,要右转的时候直行……”苏见轻声道,“扣分是其次,样容易出事故。”

“嗯,抱歉啊。”口气,“今天可能是累吧。”

又发三秒呆,然后又一脸表情呆滞地回头看:“说什么……刚压实线?”

“哎。”苏见抿嘴笑起,“说心事还不信。”

晚上车开回店里,苏见也帮卸货。冰冻的东西又重又湿,苏见一箱箱往后厨的冷冻室里搬,搬完自己T恤的背部全都湿透,头发湿得一缕缕贴在额头。

却不怎么出汗,苏见一直觉得很神奇。

“以前就觉得已经不算能出汗,没想到的汗腺比还不发达。”苏见拿餐巾纸擦额头,脸上的餐巾纸屑,从桌上拿平时擦干手的手帕,弯下腰

“欸?”苏见愣愣,看骤然放大的脸,“怎么?”

脸上和下雪一样。”的气息拂面而也热,就是不出汗,热气带香气一起熏苏见,香得点昏昏然,紧接的手指触到自己的脸,带柠檬气味的手帕一起。

“用手帕擦才不会粘餐巾纸屑啊。”的额头擦一顿,确认没才放下。苏见时候已经被味道撩得莫名其妙地满脸通红,顿时觉得擦脸的时间怎么那么短,短得可怜。

卸完最后一箱子货,苏见直起身子。与此同时,叶式就风风火火从外面闯进

今天没穿女装,头发居然和自己差不多长,卸妆的脸清爽利落的少年感十足。不过上下打量一番,冷笑一声:“真是准点啊,搬完货。”

不要开店嘛。”叶式看眼表,笑嘻嘻地去逗苏见,“苏见见,今天那地方好玩儿吗?”

“好大啊。”苏见想到那个超大的市场,忍不住感叹,“们城市居然还那么大的大型市场呢。”

“当然大啦。”叶式斜眼看一眼正在擦杯子做准备的,对苏见道,“喜欢的话每周都去一次呗好不好,以后就哥两个人去采购吧……就么定!”

把杯子往桌上一放,叶式吓得缩下脖子,就听见对方轻轻吐一句:“想得美。”

苏见手捂嘴笑一声,叶式才嘟嘟囔囔地转过头去:“小气。”

什么能帮忙的吗?”苏见挠挠头,“虽然……菜做不好,洗洗菜还是可以的。”

“调果汁吧,把水果随便切切然后丢榨汁机里榨汁。”叶式在肩膀后面一推,“。”

“好!”苏见连忙点点头。

老是白吃白喝兄弟俩,点不好意思,而且现在又和那个店的事儿,心中感激又期许,之前那些因为工作的事情成日阴云密布的感觉淡不少,心情也随之开朗

把西瓜切成几分丢在小盆里,店里正好也陆续客人。叶式跑出去招呼,和苏见就在柜台里。

两个人并肩站,一高一矮,没说话各自做自己的事儿。苏见要抬手去拿个苹果,结果也正好伸手。

两人的手触碰在一起,又迅速退开,还对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苏见慌忙把那个苹果拿过还在旁边低声提醒:“小心别切手。”

种近在咫尺,莫名其妙的火花感是怎么回事?感觉噼里啪啦地要把个吧台炸穿吧。

苏见晃晃脑袋,告诉自己别多想,专心做手上的事儿。

一会切好菜,就去后厨。苏见一个人在吧台切切水果收拾收拾,就听见人喊一声:“哎是……”

抬头,看见之前那家公司的前台麦子。

“麦子?”苏见对她的热情还是很好感,和她笑声招呼。

麦子一个人,就在吧台坐下。叶式走过句:“朋友,那自己招呼啊。”就走

“吃点什么?”苏见问她。

“要一份黑椒牛柳意面,外加一杯哈密瓜汁。”麦子点完单,手撑头问,:“现在在里工作?”

“是朋友的店,晚上没事儿帮忙。”苏见把哈密瓜肢解,对她手上扬扬玻璃杯子,“正好让尝尝厨渣的榨汁手艺。”

“噗,哈哈哈哈。”麦子笑起,饶趣味地看在吧台后忙碌,紧接口气,“哎,真没想到还能碰见也算是缘分吧?”

“算啊。”苏见把哈密瓜倒到榨汁机里,加点水和冰块,“当然算。”

麦子看:“那直说吧,那天走后,们都挺喜欢,毕竟办公室么可爱的大帅哥说走就走,谁不心酸啊!”

苏见手顿顿,就听麦子继续道:“然后就问主管怎么回事,主管说刚才接个电话,说是上家公司打的。”

“……欸?”苏见愣住,“为什么知道去面试新公司?”

片的电商商圈就么大,彼此公司都联系网络,还匿名论坛呢。不过想想,是不是在上家公司被人穿小鞋啦?”麦子看,“听说是主管的朋友,举报在上家公司偷窃。”

!”苏见几乎是用平时音量的两倍大喊一声,“怎么可能偷窃!!”

麦子被吓一跳,赶忙站起说:“们当然知道送进的资料上都没写,就是口头说的感觉。而且作为个前台,看多少人呀,样小白兔似得怎么可能偷窃。”

看见叶式向边投询问的目光,苏见摇摇头示意没事,把哈密瓜汁慢慢从榨汁机里倒到漏网上过筛,看粉橙色的液体流下去的时候,轻言道:“谢谢……”

麦子显然没想到会道谢,在座位上也些坐立难安:“没关系,……因为主管和上家公司的一个人是朋友,两人又是客户关系,说什么主管心里想什么不算,表面肯定要听呢……”

理解。”苏见点点头,还宽慰她,“没什么。”

说罢,把哈密瓜汁放到的面前。

“还是点什么的……”麦子捧果汁,些不忍地看苏见,“片肯定找不到什么好工作,可能只能试转行……以前的公司真是不错啊,虽然业内名气不大,但是握片电商商圈的所运输带,谁都不敢得罪。”

“没事。”苏见笑笑,“没工作没什么,就是觉得凭白被扣个偷窃的帽子不好受罢。”

麦子还想说什么,从厨房端意面出一眼苏见,把意面放到麦子的面前。

麦子显然被眼前个浑身散发银色光芒的帅哥给吸引住目光,咋舌道:“天……天哪,里的厨师吗?”

的店。”淡淡地和她问个好,“想吃什么和说,以后常。”

“嗯,嗯嗯!”麦子小花痴一样疯狂点头,低下头开始吃面。

把方才在外面的话都听在耳朵里,默不作声看眼正在擦桌子,心情似乎一下不好的小傻子。

直到回家小傻子都不怎么说话,洗完澡就回房睡觉

半夜三更的,听见动静不放心,果然到厨房,看见小傻子捧一盒牛奶在桌子前发呆,纯牛奶喝完,还是前几天买的草莓味儿的。

口气,坐到苏见面前,手在的眼前晃晃:“怎么那么晚不睡。”

苏见把牛奶盒子抱紧些,整个头靠在上面委屈巴巴:“……不是小偷。”

知道不是。”口气,伸手摸摸苏见的脑袋,对方没什么别的反应,就是毛茸茸的脑袋冲自己晃。过一会,开始抽抽搭搭地哭。

:“……”

果然又醉奶。

开始思考要不要继续在冰箱里放牛奶。

苏见抱牛奶盒子蹭眼泪,哭声很轻,像小奶猫叫似得,都想把段录下清醒时候看看自己的傻样,但想归想,心里还是一阵一阵地疼。

站起绕过桌子,把苏见抱牛奶盒子的小爪子掰下,握的手腕弯下腰。苏见两个眼睛瞪得很大,点迷糊聚不焦地看

要那么想抱,抱吧。”